镆铘锦鍠

拜伦、狄更斯、柯南道尔等人手稿

手稿总是有味道的~~~

纳兰妙殊:

昨天去国图还书,顺便看了下展览(上次去正好赶上周一,展览关闭,运气好差)。名称是“从莎士比亚到福尔摩斯:大英图书馆的珍宝”,展出拜伦、柯南道尔、夏洛蒂勃朗特等人手稿。

拜伦《唐璜》手稿(1822年)。



比较清晰的官图↓“哦爱情!哦荣誉!为何全在空中飞旋,而不见下来……”

男爵的字真好看(捧脸



狄更斯《尼古拉斯·尼克尔贝》手稿(1838)。


狄老爷的字犹如狂风卷过的草原……划掉错句用的是带连续小圈的“电话线”XD



柯勒律治《古舟子咏》手稿(1806),此稿是写在一个巴掌大的皮面小本子上,字非常纤细,笔画很轻柔。



夏洛蒂《简爱》的修订稿本(1847),用来交给出版商使用。


能看到Jane Erye下面,用W形的线划掉了“by Currer Bell”,柯勒·贝尔是她笔名。那么划掉是什么意思?夏洛蒂的字也好看,只是有点清寒感。



华兹华斯《我游荡如一片孤云》手稿。



好,压轴的是——柯南道尔《失踪的中卫》手稿。


爵士的手迹整洁又美观,简直艳压群稿(雾)!坊间有刻板印象是医生的字最潦草,但这里面可只有爵士是真正的执业医生!原馆拍的平铺图:



另外还有一套191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《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》。由刘半农主编,译者都是当时的当红报人、小说家:程小青、严独鹤、陈小蝶、天虚我生、周瘦鹃、陈霆锐、天侔、常觉、渔火……

后来程小青自己也写了《霍桑探案集》,人设照搬福华,写得也蛮好看。搁在今天,要被骂“抄袭狗”、扔调色盘了吧。



那时译出的案件名称十分古雅,《巴斯克维尔的猎犬》译成《獒祟》,是拗口了一些,但“祟”字用得好。“祟”的意思是鬼怪所作的灾祸,既合乎猎犬和休果的恐怖传说,又暗喻斯台普吞借用鬼犬杀人。与之可对仗的是《恐怖谷》译成《罪薮 》。

其余如:

《空屋》——《绛市重苏》(“绛市”应该用的是“绛帐”的典)

《诺伍德的建筑师》——《火中秘计》

《跳舞的人》——《壁上奇书》

《孤身骑车人》——《碧巷双车》

《修道院公学》——《隰原蹄迹》(《诗经》,“山有榛,隰有苓”)

《黑彼得》——《隔帘髯影》

但是有些译名从名字里就剧透了……比如——


《六个拿破仑》——《剖腹藏珠》

《三个大学生》——《赤心护主》

这两个译名已经把作案方法和凶手都放在标题里了啊!!!

还有《最后一案》——《悬崖撒手》,这个,简单明了地把福某的结局浓缩成四字,变成了标题。

还有《马斯格雷夫典礼》——《窟中秘宝》,看标题就大致知道那些怪话“向北十步又十步,向东五步又五步”,就是秘窟的位置嘛……


话说,文言版的《福尔摩斯》也真是有趣,在网上找了一段《黑彼得》选段,熟悉原文人应该都有印象,小说的开端是福尔摩斯去猪肉铺子练戳猪肉。

当七月间,福往往夜出不归,厥状似甚忙碌。且时有下等社会中人来寓所,询甲必丹巴西尔曾否他出。夫此室中,安有所谓甲毕丹者,乃知必为福化身无疑。语云“狡兔三窟”,而吾友且有其五,均可为化装之室。唯所治何事,则吾殊不能知。一日晨起,朝暾作黄玫瑰色,抹玻窗一角。余方进早餐,忽见吾友踽踽而入,肘下挟长矛一,晶莹射目。予骇然曰:“歇洛克,汝乃挟此游齤行于市耶?”

福曰:“否。吾顷刻乘车往肉庄耳。”

予曰:“汝购肉乎?”

福曰:“否。吾盖户外运动也。华生,去此数分钟,汝设往亚拉地斯肉庄后院,当见檐下悬有肥豕一头,洗剥已净。其下有绅士一人,方运矛力贯其肋或胸。此绅士者,即予是矣。”

予不觉失笑曰:“汝乃为此恶作剧之运动耶?”

福正色曰:“然吾觉此豕壮硕,倘生时必非一矛所能致其死命。华生,汝亦欲往试之欤?”

予曰:“谢君,吾不欲。但君好此何为?”

福曰:“吾觉其与樵苏村一案甚有关系耳。”忽转身曰,“密斯脱(Mr)哈伯根君来耶?吾甚欢迎,早餐正热,曷来进一勺?”

又搜了一下原文。民国时的文言文译文在“信”上面果然是一贯的马马虎虎。有一些句子被略掉了,有一些句子是译者加进去的,如“朝暾作黄玫瑰色,抹玻窗一角”、“晶莹射目”、“汝购肉乎”这些都是1916年的译者自己添上的。

评论

热度(683)

  1. 槐花酿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Ariel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